用户名: 密码: 注册|忘记密码?
 
已有188位权威婴幼儿专家,签约为本站提供专业育儿知识!
2016-1-27 | 发布者:母子坊小编 | 热度: | 评论:0
导读:   我感谢我的父亲。生活中他话不多,但关键时刻总是看得很远。看似不经意的话,其实都是他深思熟虑的结果。他让我坚持做自己想做的事,依照自己的意愿追逐梦想。这使...

  我感谢我的父亲。生活中他话不多,但关键时刻总是看得很远。看似不经意的话,其实都是他深思熟虑的结果。他让我坚持做自己想做的事,依照自己的意愿追逐梦想。这使我变得独立而自信。自由给了我自立,自由加上自立给了我今天的人生。

  我的童年是在内蒙古包头度过的,那里的教育水准相对落后。我父母都是中学毕业,但他们却很有意识地培养我和弟弟,使我们都上了很好的大学。

  我父亲虽然文化程度不高,但他一直爱看书,也爱买书。所以我从小在家里能找到最多的东西就是书,尤其是苏联文学。我读书的种子就是那时萌发的。当时家里没电视,也没录音机,我闲着没事就看书。在书里我得到的乐趣,比做其他事情多很多。

  父母对我最大的影响,就是给我自由选择的权利。父母从来不干涉我该学什么、该做什么。他们只是照顾我的生活。我要买什么书,他们就给我钱。有一件事应该感谢我父亲。上初中时,父亲给我选了一所他认为不错的学校--那时还没有考大学的事儿。父亲之所以给我选这所学校,只因为他听说这个学校有很多从外地来的老师。父亲一直主张孩子不仅要读书,还要有见识。他认为外地来的老师能给他儿子课本以外更多的东西,所以就把我送到这所学校来读书了。正如我父亲期待的那样,在这所学校里,我遇到了一批非常优秀的老师。他们都是大学生,各有所长,只是由于"政治"问题被下放到包头。

  例如教我语文的高老师,他曾是《工人日报》的主笔,非常有名,工资是其他老师的几倍。他是20世纪30年代北京大学土地法专业的学生。因为家里成分不好,"文革"中被下放到我们学校。在高老师的作文课上,我第一次知道可以不必写命题作文。有一次我拿到题目,写了一下午,一句话都没写出来。我就去找高老师 :"老师,你出的这个题目我实在写不出来。"高老师说:"那就写你能写出来的。"后来我写了一篇《我家窗前的一棵树》,有点鲁迅文章的感觉。这篇文章从一棵树写起,写这棵树见证的变迁,我与这棵树一起成长,它见证了我与朋友、同学的友情等等。没想到这篇没有按照老师命题写的作文居然获得了最高分,还被其他班老师拿到全校当范文宣讲,分析文章为什么写得好。这给了我特别大的成就感,而且悄悄点燃了我想读北大中文系的梦想。

  我的数学老师更"神"。他是南开大学数学系毕业的。他讲几何的时候,从来不带教具。上课只带五根粉笔就来了。画圆的时候,只目测一下圆心,然后一笔画成,没有第二笔。这个圆你看不出它的接头在哪儿。画三角,说画一个34度角,抬手就画一个34度角。有的学生不信,下课拿着量角尺到黑板上去量,果真是34度。连不爱学数学的同学对他都佩服得五体投地。

  教我们生理卫生的老师是北京师范大学生理卫生系毕业的。当时我上初三,听生理卫生课能听得入神,不是说我对各种器官感觉好奇,而是觉得人体竟如此神奇!因为老师讲生理卫生已经不光讲解剖了,他讲的是人体结构与生命整体及其运动的关系,具有很强的哲学色彩。

  这些老师不仅讲课好,还都很有个性。他们做事追求极致,却没有一个评上过"优秀老师"。因为当时学校要求老师要坐班、要写教案。这些老师的知识全在脑子里,根本不用写教案。给我们讲课只带一个课本,课本上也根本没标注什么字儿。讲历史的陆老师南京大学太平天国专业出身,他天天把课本掖在裤腰带里。进教室后,他从裤腰带里取出课本,往讲台桌上一放就开讲,从来不看一眼课本。牛得很!这后来影响了我的教学方法--要讲的知识应完全烂熟于胸。

  英语老师最令我难忘。他是学俄语的,没科班学过英语。他看我很有学英语的潜质,就在一次下课后把我留下来。他说 :"我教其他同学可以,但我看你是个好苗子,你不要跟我学了。你要学正宗的英文。"我说:"我不知道上哪儿去学正宗的英文呀!"

  过了一星期,他让我课后去他办公室。见了我,他从怀里小心拿出一个用破报纸包着的东西。打开一看是烂了一个角的大唱片,黑色的胶盘,可以用手摇留声机放的那种。他说:"王强,我是半路出家。你要想学真正的英文,我给你找到了一个好教材。这是国外的。"(那时候听外国来的东西,有一种"反革命"的感觉,因为当时偷听敌台是不得了的事!)他告诉我那叫"灵格风"。上初三的时候,在内蒙古那个偏僻的地方,我第一次知道了英国 BBC 经典的"灵格风"教材。唱片是破的,可能是从收破烂的人那儿找到的。

  我特别感动于老师的苦心。每天放学后,他就把我带学校广播站。广播站有一个手摇唱机。老师把团旗往窗户上一挂,谁也看不见;再把门从里面一锁,谁敲门也不开。然后他就挥汗一边摇着唱机,一边让我跟着唱机读。

  我考到北大以后发现,英语专业50 个人中只有我说一口纯正的英国英语,因为我是按照BBC 学习的,一点都不含糊。

  老师们的谦逊真诚,以及他们全情投入地把事情做到极致的人生态度,简直让我叹为观止,这直接形塑了我的人生态度和做事风格。

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本网站立场,如有侵权,请您告知,我们将及时处理。

上一篇:兴趣与回报
下一篇:“赢”的教育
 我要评论:
母子坊 - 国内权威母婴育儿网站 - 凯娜科技
吉ICP备11002400号-3 服务QQ:790646582 e-mail:zk8312@163.com
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友上传,如果无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权,请联系本站,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。
Copyright @ 2012-2015 母子坊 保留所有权利